周有择没看过《灵魂摆渡》,正如你无需焦虑

咪蒙又又又在半夜搞事情了,昨天夜里因为某些原因醒来的我,居然看完了“寒门状元之死”。这篇充满咪蒙营销味道虚构的故事,如果说从一开始就告诉我这是虚构的话,说实话我是可以接受的。但是好巧不巧在最后它非要说是真实故事用的化名。这个故事本身有多假就不说了,相信看过的朋友们都懂,其中最主要的一点,按照故事的描述2013年周有择就高考了,可是他们高中同学喜爱的网剧《灵魂摆渡》可是2014年春节以后才上映的。

抛开这些不谈,这个故事本身是可以爆红的,因为它具备了一些足够吸引深夜还在加班奋斗、加完班走在路上“阅读”(正如故事女主角和大佬谈完回家路上)的人们。寒门、状元、胃癌、加班、捞钱,光是这些就足够有吸引力了。再加上同学聚会之间的相互攀比,初入社会的年轻女性与40岁商业大佬谈判,甚至主角都毫不掩饰地说“穿不暴露又能留点幻想空间的衣服”“色相其实可以为自己换来一些资源”“投资人再三暗示送我回家”。当然,还有写下十年愿望和对80后无比有效的adadis“回忆杀”。可谓是深得一个有料而又不失礼貌和暗示的深夜节目所有的精华。

应该说,这个时代我们既是幸运的,也是不幸的。之所以是幸运的,因为我们中的很多有人(包括我),通过还算公平的高考走到了一个自己还算满意的位置,纵然有“高考移民”“加分政策”,但玩小手段和出国留学还不是所谓上层阶级的主流选择。工作的机会如此之多以至于我们总能找到一个“像样的工作”,清北的大佬们还不至于扎堆去银行当“桂圆”,单位领导既不会逼我们作假,身边的同事也大多是靠自己奋斗来的,还算能够容忍身边存在不少“关系户”同事。

但我们却也是极其不幸的,随着各种信息不断的公开化,我们终于知道原来同事用的我们没听过、没见过的牌子“造价惊人”,原来很多人可以随便在一个手机游戏里充10万随意挥霍,原来在所有人都忙着底朝天的时候“关系户”同事凭借资源早就搞定了全年任务现在在全球旅游。我们更通过他们接快递的电话,“轻易地知道”了他们究竟住在哪个只有复式楼的高档小区,甚至连他们每个月要收好几套房、几万房租都知道一清二楚。

从小老一辈就爱教育我们,努力奋斗就会有回报,比如谁谁谁、某某某考上了XX大学,进了XX单位,赚着令人羡慕的工资。《花季雨季》里某个主角最喜欢的那一句“吃得苦中苦、方为人上人”还历历在目。可是现在社会不同了,开始有人用生动详实的故事告诉你,这世上的捷径比你走过的正路还要多,这世上的关系比你看过最精彩的网络小说还要复杂,而你过去吃的苦都是“无意义、低效率”的苦,离成功远远不够。于是你在幸运和不幸中徘徊,在奋斗与安逸中焦虑,在对比和迷茫中恐惧。

终于,他们打开了大门,用一个一个更加生动、更加详实的例子告诉你:“来吧!我的成功可以复制!”他们用焦虑撬开了我们关注的大门,然后再用“财务自由”“资本性收入”“个人成长”这些或真或假的概念打入我们潜意识的恐惧,最后再让我们心甘情愿地掏钱买单。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财务自由,但我知道,他们用这些概念实现了远不止于“财务自由”。

回忆起2014年,我还在异国漂泊,每天叫醒我的不是梦想而是倒计时一般的焦虑。但是我现在已经对外界的焦虑免疫,我懂得如何从外界的文章中“去粗取精”,我知道如何打理自己的事务,以及最重要的,如何为自己做的决定负责。最终,我认可了我和其他人起点不一样,因为我只奋斗了5-6年,而别人的父母甚至爷爷奋斗了50-60年,所以我只需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最好就行。就这样,我简简单单地找到了inner peace。最后我想告诉我的朋友们一句话:

周有择没看过《灵魂摆渡》,正如你无需焦虑

为您推荐